<var id="hyayh"></var>

  1. <u id="hyayh"></u>

        主頁設為首頁加入收藏關于我們 
                

        全國服務熱線:0313-7096606  
        張家口市匯力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勞務派遣服務
         
         
        勞務派遣
          
        第三十三、做賊心虛(上)
        時間:2015/9/22 8:47:55    點擊:887
        表哥回來的第二天晚上馬三就了解到了趙山河的行蹤。黑道上的人想找一個黑道上的人遠比警察找黑道上的人容易的多。

            “我帶兩個人過去”昨夜的一場大酒表哥才剛剛醒來朦松著睡眼。

            “……恩”表哥被馬三這一抓抓得一哆嗦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宿醉醒了。

            一小時后表哥帶著兩個人上了出租車表哥帶了槍還帶了把卡簧其它的兩個人拿的全是槍刺。今天他們去找趙山河目的肯定不是殺了趙山河只是想廢了趙山河而已。

            據說那天在出租車上表哥就不停的東張西望。

            “表哥你看什么呢?”

            “習慣習慣這是我的習慣”在外飄零幾個月的表哥總是有事沒事的注意身邊有沒有穿綠色警服的人。

            據說當時表哥不僅僅是對警服抵觸而且對綠色衣服也已經有了極強的抵觸情緒只要他看見綠色的衣服雙腿就打哆嗦。一物降一物在江湖中所向披靡的表哥連死都不怕但就是怕警察。這有點像二狗怕老鼠。就算是一只餓急了的華南虎出現在二狗面前二狗也不會太害怕但是二狗一見到老鼠(無論是活的還是死的)就哆嗦嘔吐甚至還會抽搐怕死了那東西。二狗曾經住過老洋房該老洋房什么都好就是有鼠患二狗無奈之下養了兩只貓充當保鏢。

            二狗怕老鼠還可以養貓當保鏢但問題是怕警察的表哥用什么當保鏢?

            現在二狗仍然記得當時二狗媽媽聽說表哥其人其事后對二狗說:“千萬別當壞人當壞人心里太不踏實了。還是要做好人哪怕是窮點的好人活著踏實”。

            東張西望的表哥終于熬到了肥肥燒烤店一路上他一個穿綠衣服的都沒看見。

            到了肥肥燒烤店表哥帶頭走了上去。到了二樓表哥把手塞進了夾克衫的外側兜里。表哥的習慣是把槍揣在外側的兜里拔起來方便而且急了在兜里就可以開槍。

            “趙山河在里面嗎?”表哥問服務員

            “剛才好像是在現在可能是走了”

            “哦”

            表哥帶著兩個人輕步走近了趙山河的包間。表哥猛的拉開了門。

            包間內空空如也。顯然趙山河已經不在了。

            “走!”表哥帶著人下了樓。

            算是趙山河走運據說那天表哥到時趙山河他們剛剛走了不到5分鐘。趙山河前腳從燒烤店出去表哥后腳就進來了。

            當表哥等三人走到燒烤店門口時表哥看到了他最怕見到的警察幾個穿著一身綠的警察嬌綠嬌綠地。

            表哥那天遇見的正是剛剛當上市區公安局刑警隊第三分隊隊長嚴春秋。注意:嚴春秋不是市刑警隊的他是市區刑警隊的市刑警隊的隊長是副處級市區的刑警隊大隊長才是副科級而嚴春秋還不是大隊長只是個分隊長官職可謂極低究竟有多低呢?可以說是中國最低的官職沒法再低了級別大概和副村長差不多但是中國好像還沒副村長這個官職。

            雖然這個官職極低但是手中權力可不小當時我市的中心商業區全在市區刑警隊三分隊的管轄范圍之內。趙紅兵的飯店、富貴的夜總會、費四的錄像廳、李四的游戲廳全在嚴春秋的管轄范圍之內。有人說嚴春秋是因為他爸爸曾是市公安局的政委他才年級輕輕就得到了這個肥差但是事實證明嚴春秋天生就是個刑警的料更是當刑警隊隊長的料。當年市區有名的這些大混子張岳、東波、三虎子等人基本全被他收拾過就連有當市區公安局副局長的堂哥的李老棍子見到嚴春秋也毛、迷糊。

            那幾年的嚴春秋比任何一個混子出手都狠不管哪個混子跟他叫板。他那大號電棍一抖捅著誰一下誰都會當時就被電成一團蜷曲在地。九十年代初期和中期電棍這個警具貌似十分流行。到現在也很少看見有警察用這個東西了。據說嚴春秋當時由于濫用電棍在公安局內部沒少受到批評后來嚴春秋用的也少了一些但是他用電棍用上了癮所以在九十年代末期他閑這沒事就電他自己家的那只狗到嚴春秋死的時候他家那狗已經無論怎么電都沒反應了。二狗估計他家那只狗就算是摸了裸露的高壓電線也沒事。

            “當刑警就得像嚴春秋那樣否則怎么能制住那些混子和流氓”當時我市的市民都是這么評價。

            據說那天嚴春秋和幾個刑警隊的同事根本就不是去抓表哥去了而是去吃羊肉串去了。但在表哥眼中只要是個警察就是可怕的何況又是那么多警察。表哥可不知道他們干嘛來了。

            賊眉鼠眼的表哥心驚膽顫的硬著頭皮朝站在門口說說笑笑的嚴春秋等人走了過去。沒辦法走了個對臉這時候再跑也來不及了。

            心虛的表哥低著頭顫抖著走著朝嚴春秋走過去距離還剩2-3米的時候表哥實在忍不住抬頭看了嚴春秋他們一眼。

            同時嚴春秋也正好轉頭看了表哥一眼他雖然不認識表哥但是他看見眼前這人好像有點慌張。

            表哥看見嚴春秋也在看他心里咯噔一下趕緊又低下了頭繼續走。

            走了兩步馬上就要走到嚴春秋身前的時候表哥又忍不住抬頭看了嚴春秋一眼。他現:嚴春秋在盯著他看!

            四目相對心虛的表哥險些癱成一團。

            表哥趕緊再次低下頭緊張咽了咽口水想從嚴春秋身邊走過。

            “站!”嚴春秋忽然吼了一聲。

            “……”表哥如同被雷擊了一樣渾身一激靈站著一動不動。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表哥神經馬上就要繃斷了呼吸急促腦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回答。

            “我什么我?身份證拿出來!”嚴春秋大聲說。

            “……哦”表哥慢慢的把手從衣服兜里掏了出來。

            表哥不是在掏身份證他是在掏槍。他拼了。

            一直盯著他的嚴春秋總覺得表哥不大對勁看到表哥掏兜的姿勢嚴春秋豁然明白了他是在掏槍!

            “操!”嚴春秋霍的撲了上去。

            腿正在打哆嗦的表哥被嚴春秋一下撲倒嚴春秋的左手按住了表哥掏槍的右手。

            “呯”緊張過度的表哥在夾克衫口袋里把槍打響了。

            表哥這槍打在了自己腿上。

            嚴春秋也沒想到隨便攔了一個看似可疑的人這人就真的有槍。聽到槍響嚴春秋據說也被嚇得不輕。

            嚴春秋本能的死死的按著表哥的右手。

            忽然嚴春秋感覺右肋一陣冰涼。那是表哥從褲子兜里掏出了卡簧大拇指彈開卡簧以后直接扎了嚴春秋右肋一刀。

            嚴春秋只防備著富貴夾克衫里的手槍卻沒想到表哥還有一把卡簧。

            據說嚴春秋當天也極其兇悍右肋中刀以后右手又死死的抓住了表哥的左手腕。

            這一切都只生在不到兩秒的時間內。

            這時嚴春秋的同事撲上制住了表哥并且控制住了和表哥在一起的兩個兄弟。

            表哥被捕半年后被判有期徒刑2o年。嚴春秋重傷、立功。

            雖然表哥始終未供出當晚去燒烤店是去找趙山河尋仇。但在當晚與表哥關系密切的張岳和富貴二人還是被刑警隊叫去協助調查。

            第二天李四找人花錢將張岳和富貴保出。

            據說從刑警隊出來的時候富貴哭了。富貴平時都是喝多了才哭這次沒喝也哭了。

            富貴知道表哥之下是完了。
          

        公司簡介 | 聯系我們 | 千村百鎮 | 公司招聘 | 加盟合作
        Copyright 2012-2018 張家口市匯力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冀ICP備18007399號
        地址:張家口市橋東區建設東街北26號人力資源服務產業園 聯系人:喬亞軍
        手機:18631342366 13703131927  電話:0313-7096606 傳真:0313-7096606
         企業QQ: 張家口市匯力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張家口市匯力勞務派遣有限公司   

        欧美一级在线_久久精品小视频_永久免费精品精品永久-夜色_а_天堂中文最新版地址
        <var id="hyayh"></var>

        1. <u id="hyayh"></u>